茶科

抹茶原料碾茶刘兰夫妇也从一季忙变成了四季忙
更新时间:2020-09-16 14:12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据统计,2019年全县夏秋茶产量1.17万吨,产值3.84亿元,为茶农额外增收30%以上。

  茶产业能汇聚如此多的茶类,带动6万多茶农增收致富,在全省实属罕见。百花齐放的背后,靠什么来支撑?茶园十万亩,谁为披彩衣?

  茶叶六大类,武义占其四。产品种类的多样性,使得茶园一年四季皆可产茶,茶树综合利用率大大提升,且强化了市场抗风险能力。数据显示,2019年全县茶叶产值达10.82亿元,茶叶亩均收益超万元。

  武义早在80年代便开始产黑茶,因工艺、管理落后,加上国家对边销茶管理严格,最早的黑茶厂被迫停产。曾在那里工作过的祝雅松,不甘心黑茶就此没落,于1990年筹资10万元办了砖茶厂,即骆驼九龙企业的前身。

  天时地利都有了。2014年,《浙江省“三农六方”农业科技协作计划》子项目《浙江特色白茶产品研发》启动,项目组入驻乡雨茶厂,历时两年时间,成功开发以春雨二号为原料的特色白茶,填补了省内白茶的空白。今年4月,乡雨的首批特色白茶开始大规模晾晒。

  近年来,武义县着力提升农业科技创新能力,通过科技下乡、人才对接等,推进农业科技现代化,为本土茶产业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。

  一场“春雨”滋润武川大地,率先打开了名茶市场大门,也意味着茶产业已从衰退的阴影里转型突围。到2004年,“武阳春雨”成为全县茶叶公共品牌时,它已在上海、北京、山东、陕西等地设立50多家专卖店,销售额连年翻番,荣登“浙江省十大名茶”之列。

  那一年,“武阳春雨”作为名优绿茶新品,远没有被市场认可;作为技术骨干参与产品研发的祝凌平,也还只是个尚未脱离书卷气的“愣头青”。这份荣誉的获得,无论是对祝凌平个人,还是对整个县的茶产业发展,都意义深远。

  在这10万多亩的茶园里,正上演“绿黑红白”协奏曲:在更香有机茶生产车间,工人们忙着赶制美国星巴克预定的上百吨红茶和白茶;在白姆乡金坛村,乡雨董事长祝凌平新建100多亩智慧茶园,借力数字化推动产量效率提升;骆驼九龙的现代化黑茶制作工艺吸引了无数游人,黑茶制作体验间、火车茶吧等成为新的网红打卡点……

  “技术,是最强的抓手!”在祝凌平看来,无论是茶树品种的培优选育,还是产品加工工艺的突破,科学技术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武义茶产业的未来,离不开农业技术现代化。

  那一年,骆驼九龙董事长祝雅松正在新疆青海等地奔走,艰难求索黑茶市场的突破口。国内大宗茶产品长期滞销带来的冲击仍未消退,武义茶产业饱尝产品结构单一的苦楚,以生产大宗绿茶为主的武义茶企举步维艰。

  白茶被称为六大茶类中的珍品“贵族”,其工艺由“长时萎凋+低温干燥”组成,操作难度较大。浙江地理位置与白茶主产地福建毗邻,武义县域内又有大量可利用的春茶后期原料及夏秋茶原料,开发白茶的品种、气候、土壤等基本条件具备。

  科技让黑茶产业涅槃重生,也成就了红茶的崛起。2010年前后,国内红茶市场兴起,更香、乡雨、茗宇、嘉木村等本土企业高薪聘请外地红茶加工师傅,开始研制名优红茶。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蓝有明,于2012年在车门村成立合作社,从绿茶转做“浙星红茶”,新建1800平方米厂房,添置先进加工设备,实现日加工鲜叶7500公斤,一举打出了品牌。

  一片茶叶的四色经,惠及6万茶农。如同海燕追逐浪花,祝凌平、祝雅松等一批茶业领军人物,在这片叶子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从大宗茶到抹茶,武义县绿茶产品20多年持续创新,技术不断突破,承载着无数茶人的梦想。

  这次,他坚持重技术、优品质,引进茶学博士、硕士,研发生产设备,率先在业内开发了第一条不落地自动化、清洁化生产流水线,大大改善了加工卫生环境。2002年,国家进行边销茶定点企业调整,他们凭借过硬的产品品质,被正式
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